龙腾小说网 > 乡村小说 > 农园医锦 >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第 拐带的下场
    (),

    沧朗因为容貌原因很少出山,几乎从未跟外面的人接触过,更别提打交道了。阿婆担心他被山外那些精明狡猾的人欺骗,便上前几步,缓缓地对顾夜道:“两位尊贵的客人。你也看到了,我们这些人,老的老、残的残,没有你们需要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夫君是炎国的宁王,人称不败战神。我自己也开了五个赚钱的厂子,说日进斗金绝不夸张。你们的确没有什么值得我们骗的。所以,我干嘛要骗你们?”顾夜笑了笑,很理解她的谨慎。

    她说完,老妇人更不信了:“炎国的宁王,怎么可能出现在森国?小姑娘,你说大话,也要说得靠谱一点。”

    顾夜无奈地道:“老人家,如果你出山,肯定能听说宁王大军压境,两国和谈的事。还有,我的身份,你也大可以让人去京城附近去打听。哦,对了!贵国的国师大人,还守在山脚下呢!“

    老妇人将信将疑:“你们一个个大人物,怎么会出现在我们这穷山沟里?而且,这儿还有可怕的传闻……“

    “我是大夫,从阿罔山寨人面瘟的传闻中,推测这不过是一种病症,跟瘟疫没有关系,更别提什么瘟神的诅咒了。而且,大多数的瘟疫,是可以控制和治愈的。所以,就来查探一下,疾病产生的源头。“顾夜耐心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沧朗点点头,道:“他们查到了山寨后山的一块大石头,可能是天外飞石。那个就是导致咱们生病的罪魁祸首。“

    老妇人觉得这话更扯了。她们生病,是因为一块石头。这块石头还是天外来的……天外来的不应该是仙石吗?怎么可能让人生病?

    顾夜看到她眼中的戒备,暗暗叹了口气。她对沧朗道:“沧朗,你信不信我!要是你信我的话,就让我给你们治病。不信的话,我也不勉强你们。“

    沧朗看看老阿婆,又看看防辐射服里的顾夜,为难不已。他把阿婆拉到一边:“阿婆!人家小神医说得对,咱们有什么值得她骗的?只有这条残命,她要,就让她拿去好了。有时候我总想,或许那些死去的孩子更幸福一些。死了,总比……东躲西藏,被人当瘟神驱赶、厌恶好上一些,不是吗?“

    老阿婆摸摸沧朗长着巨大瘤子的那半张脸。如果不是这该死的……病,沧朗本该是英俊、高大的少年郎。可惜……她又看了看山洞中的其他孩子。难道真让这些孩子,像她一样,躲藏苟活了一辈子吗?

    “她……真能治咱们的病?“老阿婆把这些孩子们,一个个从野外捡回来,养到这么大。每一个都当作自己的亲人,他们都太单纯,她自然要护着几分。可她不能替孩子们做选择!

    她看到卓娅和卓玛姐妹,已经渐渐朝着穿着怪异的小姑娘凑过去,眼中带着好奇。她听到卓娅问那小姑娘:“你……真的治好了两个头的人?以前,阿婆也就回了一个双头的孩子,才养到刚会说话,就生病死了。那孩子可有意思了,两个头都会叫‘阿婆’呢!“

    顾夜猜她说的是双头连体人。像连体人这样几十万人中才出现一例的,这儿却一下出现两个或者更多。那块带辐射的天外陨石,真是害人不浅哪!

    卓玛用胳膊捅了捅姐姐,然后开口道:“那两个头的宝宝,是怎么治好的。总不会切掉一个头吧?“

    顾夜解释道:“囝仔儿的情况,跟你们口中的那个双头人不一样。他那是寄生胎,其中一个头没有发育好,没有任何生命迹象。“

    所以她切除的时候,没有任何心理压力。如果换成两个大脑发育完全,都有自己思想的双头人,她还真下不了手。毕竟,无论切除谁,都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!

    “那……如果像我说的那个两个头的孩子,是不是就必须舍弃一个脑袋,才能让他看上去跟正常人一样?“卓娅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夜缓缓地点点头道:“按道理来讲,是这样的。不光双头宝宝,还有很多胸腔连载一起,共用一套内脏器官的,很难两个人的命都保全……“

    前世医疗条件先进,依然不能保证能把俩孩子成功分离,何况是现在?她真的无能为力!

    卓玛快言快语地道:“姐姐,如果必须舍弃一个人的性命,来换取另一个人的正常人生。那就把我的命拿去吧!“

    卓娅满脸怒容,回头想去瞪她,却因为屁股相连,只能背对背,瞪不到人。她用手在妹妹的腿上掐了一下,道: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!咱们姐妹俩一起生活了十七年。虽然也有过争吵,感情一向比一般人家的姐妹都好。我怎么能用你的性命,换我以后的人生呢?你觉得我能心安理得地去过用你的血和命换来的日子吗?“

    卓玛看了沧朗一眼,嘿嘿笑着道:“我已经想好了,没有我在,你就可以和沧朗成亲,生几个可爱的囡囡和囝仔儿。到时候,过继给我一个,让他每年节日别忘记给我烧点纸、上柱香,我在地下也能有人供香火了。

    我夜深的时候经常想,我宁可死去,也不愿像现在一样,一辈子只能躲藏在山洞中,比阴沟里的老鼠还不如……“

    卓娅打断了她的话,道:“你不该有这样的想法!阿婆把我们捡回来,艰难地将我们养大。她养我们小,我们要给她养老的。还有,那么多被抛弃的人,只有我们几个侥幸活下来了,这是老天让我们活下去。难道你想违背老天的意思吗?“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老天为什么会让我们生成这副见不得人的样子?“卓玛语气中带了几分埋怨。老天要降罪,尽管降罪好了。她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好留恋的,也没什么好失去的!

    顾夜在一旁按捺不住地插了一句道:“二位……能让我帮你们检查一下吗?如果幸运的话,说不定你们俩谁都不需用性命去成全对方呢!“

    老阿婆见顾夜脸上带着狂热的表情,上前想阻拦她。卓玛却道:“阿婆!我知道你是担心她对我们不利。这位姑娘说得对,我们除了这条命,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。这条命,如果她要,就给她好了!“

    凌绝尘扯了扯媳妇的防辐射服,让她收敛一点,把人吓着了吧?

    顾夜按捺住心中的蠢蠢欲动,笑着对卓玛道:“我要你的命做什么?我有不是嗜杀狂魔。我是大夫,大夫的职责是救命的,而不是要命的。我目测,你们姐妹没有重要器官相连,手术分离的成功率还的比较高的。如果你们愿意,让我给你检查一下?“

    卓玛点点头,没有任何犹豫地道:“我愿意!姐姐,你呢?“

    见卓娅有些迟疑,顾夜看着她道:“只是检查一下,你们并没有什么损失。分离手术做不做,决定权还在你们手上。我们不会把你们硬捉回去,当怪物展览的!“

    她的话,正说中了老阿婆和卓娅的担忧。十年前,长着四条胳膊的格鲁贪玩,跑到了山下,吓坏了不少人。有胆大的,见他没有什么威胁,就把他捉走,拴在一间屋子里帮那人赚钱。四只手的怪物,两文钱看一次。

    两文钱不算多。一开始,有很多人进来看个稀罕。那人为了让格鲁帮他赚钱,每天两顿粗粮饼子,至少能吃个半饱。可时间长了,看的人就少了。格鲁竟被活活饿死……

    顾夜看到她们的表情,收起脸上的笑容,露出怒容:“还真有人把你们的伙伴捉去,当怪物让别人看?“

    卓玛比较活泼,话多一些。她就把格鲁的事,告诉了顾夜。

    顾夜气愤地道:“那毕竟是活生生的一条命啊!难道……官府的人不管的吗?“

    格鲁的事,还是老阿婆,换上宽大的衣服,裹上破烂的皮毛披风,去城里打听到的。可惜,她找到格鲁的时候,那个年仅八岁的孩子,已经是冰冷的尸体了。

    民不告,官不究。何况,格鲁还是那样的情况,官府更不会管了。当时,老阿婆还有几个孩子要养,只能在乱葬岗挖了个坑,草草把格鲁埋了……

    卓娅已经被卓玛说服,愿意接受检查。顾夜把姐妹俩领到山洞深处,从包包里掏出一个鹅蛋大小的……夜明珠。卓娅:……

    她终于相信,人家不会拐她们出去把她们给卖了。人家是真有钱,这么价值连城的夜明珠,随身带着。也不怕被人打劫!

    顾夜让她们脱掉衣服时,姐妹俩没让她费多少口舌。姐妹俩几乎一出生就被扔在山里,叫老阿婆给捡了回来。听话的她们,从小听说山下的险恶,山下人的恶毒。

    再加上有格鲁这个例子在前,她们只敢在附近的山头采采野菜,摘摘山果。从未下过山的她们,自然没有山下人那么多繁琐的规矩,也没那么多羞耻感。再加上都是女孩子,有什么可害羞的?